沒有愛,就看不見

ARTICLE PAGE

紅ノ華嫁 弐ノ候補 華房光熙

讓大家久等了~(才沒有人等你!)
本來上禮拜要發這張,因為我病倒所以延到這禮拜。
廢話不多說,直接進入正題。

紅ノ華嫁 弐ノ候補 華房光熙
akahana2.jpeg
華房光熙:風之弾はじめ,請反白→内匠靖明
【官網】,點進去有一段試聽。

關於故事介紹跟女主=你 的介紹,請看第一張,我懶得再寫一次了。
以下介紹這次的男人,

華房光熙(以下簡稱光熙)。華房家的長男。
代表花紋:菊花。
個性成熟穩重,對你來說是像哥哥一般的存在。
能文能武,但也有點脫線。
雖然想繼承家業,但也很討厭家裡的這些規矩、習俗。
身邊沒有安排任何傭人。

嗯,大概就是這樣。
請大家忘記前一張跟瑞穗的那些嗯嗯阿阿、甜甜蜜蜜的內容。
這次的故事是,我們已經剛瑞穗相處一個月了,但關係一點都沒進步。
所以來到長男光熙的身邊。

某人看到可能覺得很煩,但我還是要再說一次。
是說當初看到封面的時候,我以為男主抱著的是一個很大的尸吊,看第二眼才發現是大腿。
另外,這張是18歲以上推奨,所以18歲以下的請你離場。97d2aa30d4de5a30cf44c773ec4b0acf_w30_h30.gif


01 初恋の花嫁候補

如前言說的,我們跟瑞穗相處一個月卻一點進展都沒有。
期限的時間到了,瑞穗馬上趕你到長男光熙那邊去。
你到光熙房門前敲了門,光熙應門。
知道你因為期限到被瑞穗趕過來,但因為現在時間是半夜,他不方便讓你進來。
因為讓你一個女孩子家,大半夜進入男人的房裡不太好。
所以他要你先回去睡,明天晚上晚餐過後再到他這邊來。

第二天晚飯過後,你依照約定來到光熙房前。
你敲了門,這次光熙很大方的讓你進入他房間。
他讓你隨便在沙發那坐下。
你因為自己是女傭的身分所以有點拘謹,還想幫忙泡茶。
但對光熙來說你是他的『客人』,泡茶這些事情他自己來就行了。
「阿...不過,對了...如果我泡茶給你的事情被其他人知道的話,你會被罵吧...」
「哪麼...這件事就對大家保密吧。這樣的話,就沒問題了吧。」


光熙一邊準備泡茶一邊跟你聊天。
他問你最近身體如何?詛咒有沒有發作?
他看過文獻記載,似乎有種藥物能抑制發作。這種藥是用蘋果汁*製作而成的糖果。
他問你這種糖果有效嘛?你說只對輕微的發作有效。
難怪之前女主一發作就找蘋果糖吃!原來如此阿...

光熙將泡好的茶端給你,接下來就要進入正題,你們聊起關於詛咒的事情。
光熙說很久很久以前,他們的祖先曾經對別人做了不好的事情。
因為做的太過分了,所以被神明懲罰了。
但因為罪孽太深重了,只懲罰祖先那一代還不夠。
他們的下一代、下下一代,一直到罪孽能完全消除為止,
他們的血脈必須一直背負著這個詛咒下去。
華房家的血脈,只是為了贖罪而一直延續下去。
「所以對人,特別是對喜歡的人,要更帶著愛意、溫柔的接觸他們」
這是光熙從小就聽來的關於詛咒的故事。
不過對他來說,不管有沒有祖先被詛咒的事情,對待喜歡的人本來就是應該溫柔體貼。

光熙覺得很對不起你,因為讓你無端捲入他們家族的詛咒裡。
他認為你因此生氣都沒關係,但你搖搖頭,說你並不介意。
你反問他為什麼你會被選為新娘候選人,明明他也有跟其他女人交往過的經驗。
光熙對這點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不過阿...仔細想想就知道了」
「至今為止交往過的女性,幾乎都是年紀比我小的居多」
「說不定...我不知不覺的把他們都當做是你了...」
「現在說的大多是玩笑話,抱歉」

對他來說,你只是很重要『妹妹』,但你卻因此被選為新娘候補。
「有點搞不懂自己的心意了...好像有點慚愧阿...」

看看時間也有點晚了,光熙決定先討論到這裡,讓你回房休息。
「如果你介意周遭人的眼光的話...在這裡休息也沒問題喔」
「我會睡在沙發上的」

一起睡床上也OK阿!!!
BUT!!!這樣故事就進展的太快了,而且女孩子要稍微矜持點,
所以,你婉拒了他,你說要回自己房間睡覺。
既然不在光熙房裡睡,那至少讓他送你回房。
當你要離開光熙房間時,你突然停下腳步,光熙以為你改變念頭想要睡他房間,
結果你只是想問他要不要確認你身上的印記。
「嗯...印記阿...雖然覺得確認一下比較好,但是...」
「你身體所露出的肌膚部分,並沒有看到花型印記」
「這就代表印記是在要脫衣服才看得到的地方...不是嘛?」

叮咚叮咚!你答對了!華房光熙加五分~
雖然想確認印記,但也不好意思要你脫衣服給他看,
不過如果只是確認印記的位置應該也沒關係。所以光熙讓你看他的印記。
「這個是我的印記,這個花樣的印記你知道在你身上哪部位嘛?」
「如果讓我看也沒關係的話...我想看一下」

你告訴他屬於他的印記,出現在你左邊的大腿內側上。
「嗯...果然今天還是不看比較好...阿,其他候選人的印記也在同個地方嘛?」
你告訴他其他候選人的印記分布在你身體的不同部位,不脫衣服真的看不到。
光熙覺得若為了看其他人的印記而讓你脫衣服不太好,也覺得你很可憐。

他想到以前看過的文獻記載著『花紋消失的話,新娘的詛咒也能解除』的訊息。
你聽過這樣的訊息,你也知道讓花紋消失的辦法有兩種。
一種是新娘得到當家主候選人的『疼愛』。
不過因為這次候選人有四個,所以比較辦不到。
另一種則是新娘新自『弄髒』印記。
弄髒印記就是『新娘親自奪走某個當主候選人的生命』的意思。
「這對你來說也是個痛苦的選擇吧...不過阿...也只剩這個方法可行了」
「阿...我不會要你奪走其他候選人的性命的,你可以放心」
「並不是其他人...我是希望你...殺了我...」

光熙覺得自己不是很在乎當家主這個位置,他比較想讓你從這個詛咒裡解脫。
因為你無端被捲入他們華房家的詛咒裡,所以他願意犧牲自己的性命,讓你自由。
你當然不願意這麼做,他也到你會拒絕,但是他認真的希望你能考慮他的提議。
「不要露出這麼難過的表情,這對你來說並不是什麼壞事」
「今天就先休息吧,祝你有個好夢」


阿阿阿~怎麼可能會有個好夢阿~~
如標題所說,光熙是你的初戀,是你心裡偷偷愛慕的人。
自己愛慕的人卻希望你奪走他的性命,聽到這個應該沒人會開心接受的。

光熙真的是個好溫柔的哥哥,跟某個一開始就要人家脫衣服的小鬼不一樣
還會想到如果要讓女主脫衣服並不好。

阿對,要稍微解釋一下,光熙對女主說『如果在意他人眼光的話,要不要睡他房裡』,
這點看起來很奇怪,一般我們的印象是『在意他人眼光,所以不要睡一起』,
但是光熙卻問你要不要睡他房裡。
我猜想,應該是因為他們現在是『新娘』跟『當主候選人』的身分的關係,
所以就算整天都待在房裡也是沒問題的。
也就是說,如果『新娘』跟『候選人』不待在一起才奇怪。

應該沒有解讀錯誤吧...

リンゴの蜜:關於蘋果的蜜這個有點難解,搜尋到的結果是sorbitol,就是山梨糖醇。
這邊就用蘋果汁代替比較方便。

02.木漏れ日に揺れる

某天中午,當光熙在樹下看書的時候,你來到他身邊。
平時要伺候瑞穗的你,因為今天瑞穗不在,所以你才有自己的時間。
既然今天你們兩人都有空,光熙問你要不要跟他一起待在院子裡。
待在樹蔭下非常舒服,以前你們也常在樹蔭下睡午覺。
你想去泡茶過來,被光熙阻止。
「茶就不用了,還是說...不做事的話...你沒辦法平靜下來嘛?」
「嗯...這樣的話,那我就拜託你工作吧」
「『跟我一起在這裡悠閒的度過』的工作」
「看書也好、午睡也好,我現在剛好很想跟什麼人待在一起阿...過來吧」

你在光熙身邊的位置坐下。
微風吹拂,讓人覺得舒適,讓光熙覺得好像這世上就只剩下你們兩人而已。
你問光熙在看什麼書,他跟你稍微解釋下內容,你覺得好像很有趣,馬上就看了起來。
你馬上要看,所以他就不再告訴你書的內容。
因為以前在你還很小的時候,他曾經不小心告訴你某本書的內容而惹你生氣。
「你把書還我的時候,絕對會告訴我你對這本書的心得,這讓我很高興阿」
「因為我沒有能一起聊書本內容的對象,不知道有多久沒像這樣聊著書本內容了...」
「原本一直以為還小的妹妹...沒想到長這麼大了呢...」
「還是該說...你變漂亮了比較好呢?」
「我想起第一次看見你穿制服的時候......阿,這樣阿...我真是個笨蛋阿...」
「『妹妹』跟『重要的人』你覺得有哪裡不同呢?」

光熙趁機轉移話題,說想要喝茶,不過是他自己去準備。
「我稍微...去讓頭腦冷靜一下...你就在這邊等著吧」
幾分鐘後,他端著茶回來了。
他幫你準備了蘋果茶。他覺得如果蘋果汁能抑制你的『發作』,那蘋果茶應該也有同樣效果。
「如果...如果說我不是華房家的人,只是以一個普通男人的身分遇到你的話...」
「阿..沒什麼...我在說什麼阿...如果什麼的...根本沒辦法阿....」
「對不起阿......」


光熙似乎知道自己對女主的心意了,知道自己並不是以看『妹妹』的眼光看女主,
而是以看『一個女人』的眼光在看她。
最後那個『對不起』很溫柔也很無奈阿.....
光熙你沒必要道歉的阿~~

3.救いを夢見て罰に酔う

某天晚上,光熙又在翻閱文獻,想多查出一些跟詛咒有關的事情。
你一樣在他房間幫忙、整理。
他要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讀書也可以。
不過看現在時間也晚了,所以他決定送你回房間休息。

就在回你房間的時候,你突然『發作』了。
你急著想倒出蘋果糖,但因為發作的關係,你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手,你的手不停的發抖著。
光熙幫你打開裝糖果的罐子,餵你吃藥。為了讓你舒服些,他解開你領口的扣子。
吃了蘋果糖的你雖然呼吸還很亂,但症狀也減緩些了。
因為你才剛發作,光熙不放心就這樣讓你回房,所以他決定扶你回他的房間。

回到光熙的房間,他讓你慢慢坐在床上。
「『發作』都是這個樣子的嘛?這樣阿...抱歉阿,問你那麼多」
「雖然文獻有記載,但沒想到會那麼痛苦...我真是沒用阿...」

光熙問你之前有發作過嘛?你說有,不過大多是晚上的時候。
這讓光熙很自責,因為你們明明每天都見面,但他卻沒有察覺到你的痛苦。
「雖然糖果能抑制住『發作』,但要是糖果沒了的話...」
光熙發現你還在發抖,很擔心是不是還沒抑制住『發作』。
你搖搖頭跟他說沒關係的,但他看得出你很難受。
「難道是...光靠糖果也抑制不了嘛...」
也就是說,你現在是要靠『寵愛』才能壓制住『發作』的狀況了。
光熙讓你把眼睛閉上。
「我跟你約好不會做出有損你尊嚴的事情,所以...我希望你不要看著我」
你乖乖聽話,把眼睛閉上。他輕撫你的脖子,然後親吻你。
「你的脈動...非常的快阿...呼吸也很難受的樣子阿...」
耳朵!!!我的耳朵!!!709d7ea9cb33bb0c309958783fb18040_w48_h48.gif
「阿,抱歉,耳朵很癢嘛?稍微忍耐一下」
沒問題!我能忍!你繼續~4c727246a83fcaa1c1100a07588746f3_w48_h48.gif
光熙不斷的親吻你。
「碰你的背也沒關係嘛?只是碰觸而已...你明明沒辦法拒絕...對不起阿...」
「在完全抑制住『發作』之前,讓我抱著你吧」

光熙緊緊的抱著你。
「本以為你已經長很大了,像這樣抱著,感覺很瘦小阿...」

你『發作』的症狀減緩了,他馬上放開你。
「抱歉阿,一直碰觸你...把頭抬起來吧,這不是你需要道歉的事情」
因為抑制住你的『發作』是他的責任,所以你不需要道歉。
要是以後又『發作』了,他會馬上幫你『抑制』住。

「來喝點茶吧,喝點熱的東西會比較冷靜吧」
你想起來準備,被光熙阻止。
「不行唷,你乖乖坐著吧。你才剛『發作』過,而且泡茶什麼的,我平常都有在做」
「我不喜歡身邊有傭人,你也知道的吧,所以你不用太在意喔」

光熙跟你約好,在他的房間裡,你不用作平常傭人該做的事情,
他要把你當成他的新娘對待,以後到他的房間,你只需要做你喜歡做的事情就好。
泡茶什麼的他自己會做。
他端了花草茶給你,平常他自己也會喝這種茶。
今天有對象陪他一起喝茶,讓他覺得很開心。
喝了茶之後讓你心情很放鬆、開始想睡了。
「睏了嘛?眼皮好像很重的樣子,這樣很危險,把茶杯給我吧」
「不要忍耐...就這樣直接睡吧」
「沒關係的,我不會趁你睡著的時候,做出不應該做的事情的」
「已經...聽不到了吧...晚安...我的新娘...」


不~~我全部都有聽到~~2de0c9ac6c71350260898573a80f1e1d_w48_h48.gif
拜託你趁我睡做些不應該做的事情!快點!
好溫柔的哥哥,好溫柔的守護者。這樣我更不可能為了自己解脫而傷害你阿~

4.花の為に身を捧ぐ

又一天晚上,你一樣到光熙房裡。他查文獻、你幫他整理。
你在準備茶點的時候,詛咒又突然發作了。
你痛苦的跪在地上,光熙趕到你身邊查看。
本來想給你蘋果糖的,但光熙阻止你,因為他想到了另一個作法。
雖然你正在發作、痛苦難受著,但他希望你冷靜的聽他說。
「之前跟你說過『解除詛咒的方法之一就是弄髒印記』你還記得嘛?」
「我想要...試試看這個做法。我想要知道...傷害某個人的作法有沒有效果」

你搖搖頭拒絕。
雖然知道你並不想傷害任何人,但你會難受也是因為他們華房家的關係。
他拿出準備好的小刀,他從你上次發作之後就一直準備著。
他要你握著這把小刀,然後傷害他。
「我知道你很善良、要你這樣做會很難受,但是阿...」
「這樣說...或許有點狡猾,但看著因『發作』而難受的你,我也很難受...」

雖然身為當家主候選人之一的他知道要怎麼抑制詛咒,但是他更想做的,
是能完全斷絕這個詛咒再次發生。
所以他必須嘗試看看。
「對不起阿...讓你有了不好的回憶...」
「你只需要...好好握著小刀...就可以了」
「對...輕輕握著就好,我也會一起握著的...就這麼握著」
「手挪到這裡...雖然只會稍微割傷手腕,你害怕的話就把眼睛閉上吧,但是不要放開刀子」
「呃...不要緊的...真的只是稍微割傷一點...血也沒流那麼多,對吧」
「比起擔心我,『發作』呢?...阿,不用勉強自己回答我,你的呼吸比剛才更亂了」
「汗也流很多,說要『抑制』,反而更嚴重了...只割傷手腕並沒效嘛...這樣的話...」

光熙想,只是輕微的割傷手腕沒用的話,那他要讓傷口更深一點。
你根本不想這麼做,但他要你好好握著刀,只是在稍微割深一點,並不會死的,要你不要怕
「萬一真出事的話,我會證明你不需要負責任的」
靠北,你要是真出事了,也沒辦法證明吧~~
你頑強抵抗、拒絕,你把刀丟到地上。
「你為什麼這麼......你做了什麼!難道說你咬舌了嘛!」
光熙看到你嘴邊流出血液。
「不要這樣!你受傷害的話,不就沒意義了嘛!我拜託你了...」
光熙要你張開嘴,但你不照做,他只好強吻你。
被他吻了之後,你『發作』的症狀也減緩了點,你這才張開嘴。
「你不要亂來阿...你看,嘴唇上沾著血了」
你才不要亂來咧!!!

讓你傷害了自己,他覺得很對不起你,因為他明明跟你約好,他不會讓你受傷的。
這時,換你回吻他。
「為什麼由你來...阿...這也是詛咒的力量嘛?看來發作還沒抑制下去...對不起阿」
你們不斷吻著對方。

你的發作狀況減緩了,光熙讓你今晚在他的房裡睡,他扶你到他的床上。
他說他還不想睡,你想睡就睡吧,不用擔心他。
「我現在...比較想...自己獨處一下」
光熙走出房間。
「...為什麼...會是這女孩...」

這軌聽的我好難受,上一軌才說怎麼忍心傷害光熙,
沒想到下一軌就要割傷他55637d081272a8927588f8be4a4ec414_w48_h48.gif
與其要我傷害你,不如我傷害自己還比較快!
本以為女主會像上一張,拿著小刀抵著自己,沒想到是咬舌頭阿!還真咬出血了
這時要感謝牛奶社沒做出什麼切割或噴血的音效,不然感覺會更痛。

是說女主的手握著刀、光熙握著女主的手,
我居然想到新婚夫妻第一次共同作業-切蛋糕的畫面,我的腦子是怎麼了阿......

5.その香りは愛を囁く

第二天早上,你睡醒後發現光熙在你身邊。
光熙整晚沒睡(睡不著),所以看了你的睡臉一整夜。
因為昨晚你發作的情形很嚴重,不過現在好像沒事了。
看看時間,你也差不多該起床梳洗,然後去服侍瑞穗了。
光熙要你晚上再來找他。

晚上,你依約定來到光熙的房間。
光熙還是一樣在調查文獻,他說你要是累了可以休息。
但你比較想幫他的忙,剛好他的茶杯裡沒茶了,你幫他泡茶。
「那就...麻煩你泡茶啦,你泡的茶特別好喝呢」

在你準備泡茶的時候,又突然『發作』了。
光熙趕到你身邊,抱你到他床上躺著。
他稍微放鬆你的領口,讓你呼吸順暢點。
他讓你稍微等他一下,他拿了個東西回來,原來是做蘋果糖的果汁。
他想讓你喝下去,但你現在痛苦的根本沒辦法吞嚥東西。
所以光熙只好含口蘋果汁,用嘴對嘴的方式讓你喝下去。

喝下蘋果之後,呼吸有平穩點,但你還是不停的冒冷汗。
光熙認為最好的方法還是『弄髒印記』,當他要去拿刀的時候,你拉住他、阻止他。
因為你不想看到他再受傷了。
「這一點我也一樣阿,我也不想傷害你,不管是你的心還是身體,我都不想讓你受傷」
這時,你的呼吸又開始亂了起來,但蘋果汁也沒了。
當光熙慌亂的想著該怎麼辦的時候,你溫柔的輕撫他。
「為什麼你能這麼溫柔的輕撫我呢?讓你這麼痛苦的明明是我...」
你對著他笑,安慰他、跟他說沒關係的。
但他要你不要這樣對著他笑,會讓他誤會的。
因為身邊沒糖果、蘋果汁也沒了、你也不讓他傷害自己,
剩下能抑制你『發作』的辦法,就只有讓他好好『寵愛』你了。
「『希望你原諒我』之類的話...我不會說的」

光熙親吻你的雙唇、解開你的衣物
如果你會不好意思的話,可以閉上雙眼、數羊。他順便把燈也關掉。
接著,連你的內衣褲也全都褪去了。他也脫掉自己的衣物。
他不斷的親吻你、愛撫你。雙唇、臉頰、耳朵、胸口。
「這裡...很舒服嘛?因為...你看...這裡『綻放』了」雞苦逼石更起來的意思
在他的愛撫下,你發出了聲音,你馬上捂住自己的嘴。
「為什麼要捂住嘴呢?臉也是,不要遮住,全部都讓我看吧」
他要你把手環繞著他的脖子,不要忍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發出聲音的話,等等也會比較舒服。

光熙哥哥太溫柔,明明是床戲,我卻快睡著了XDDDDDDDD

光熙的手往下摸,你的ac2a3a099c4217d07549c583c882bfb6_w48_h16.gif 已經很濕潤了。
「怎麼了...突然抱緊我,是我手指太用力了嘛?還是因為...你還要...多一些?」
我不知道!不要問我!a3ced8d517777a1e4897e8d1c5908bd7_w48_h48.gif

光熙終於在你的左大腿內側看到屬於自己的菊花印記。他親吻哪個屬於自己的印記。
「非常的...美麗阿...在明亮的地方看的話,應該會更明顯吧」
他不停的親吻那個菊花印記,甚至在印記上留下了吻痕,不過...
「就算留下了吻痕,詛咒也不會因此消失呢...」

他親吻你的ac2a3a099c4217d07549c583c882bfb6_w48_h16.gif ,你害羞的數度想把腿闔上,卻被他阻止。
在他的逗弄之下,你先去了一次。
接著,他要你把身體放鬆,為了讓你習慣他先放一根手指進入你ac2a3a099c4217d07549c583c882bfb6_w48_h16.gif 裡面。
「會痛嘛?因為已經非常濕潤了,我想放一根手指應該沒問題的」
「如果會痛,不要忍著,要說出口喔」
「好像沒問題的樣子,你的裡面很溫暖阿...不停的吸著我的手指,這樣的話再一根也...」
「是不是很舒服呢...腰好像扭動了一下」
「雖說是『發作』的錯,但你的樣子真的很美阿」

好像光用手指讓你去,就能抑制發作。
所以光熙問你,接下來是希望用他的手指再讓你去一次,還是......
「現在這狀態下還問你這問題,有點狡猾阿...」
「就算這樣...我還是想要得到你的允許阿」


不要顧慮那麼多!來吧!
得到你的允許,他讓你稍等一下,他去做點事前準備-戴上小套套。
「身體放鬆點...我要進去囉」喔喔喔喔!!這裡聲音有抖一下,是因為興奮了嘛?
「哈...哈...稍微鬆口氣...對...再一些...阿...哈...還有一點...再忍耐點...」
「哈...哈...這樣就...全都進入了...難受嘛?難受的話就暫時保持這樣...」

你搖搖頭。
「那我就...動了。我會慢慢來的」
來了來了!音效又來了!明明是抽插的音效((←太直白!
但聽起來好像鏟沙的音效XD

經過幾分鐘的陰陽調和、水乳交融,你們一起絕頂升天。
你的『發作』也被抑制下來了。
因為『發作』,再加上做了夜間『激烈運動』的關係,你非常疲倦。
「你就睡吧,在你睡著之前,我都會在這裡陪著你的」
「如果你...是只屬於我的新娘就好了...」


都被你這樣這樣、那樣那樣了,
如果還不能成為只屬於你的新娘,那只好找劇本娘出來談談了。

話說...光熙很持久阿b83a74045aaf90a964546bba27d0c0cc_w33_h25.gif
雖然瑞穗的床戲有兩軌而光熙的床戲只有一軌,有點可惜,
但整個前戲+正式來的時間挺長的。
而且又很溫柔,忍不住多聽了好幾次。然後真的差點睡著

6.紅い菊

今天是你跟光熙相處的最後一個晚上,所以他想確認一下你身上所以印記的狀態。
你很大方的解開你的衣物。當然不是全部脫光,只是露出有印記的部分。
桔梗(瑞穗)向日葵(樹岡繁臣)桃花(華房英雅)
「結果...還是沒辦法讓印記凋落(消失)阿...」
光熙回想、反省自己做的那些想『弄髒』印記的事,他跟你道歉,讓你留下不好的回憶。
最後,他想確認屬於他的印記。
不用說,他的印記當然是很鮮豔的綻放著。
「嗯,太好了,比其他候選人的印記還要更鮮豔、濃郁的綻放著」
確認完畢,他讓你穿回原本褪去的衣物。
「這樣...你就不會被其他人奪走了」
因為沒辦法『弄髒』印記,又想讓你從痛苦中解脫的方法,就只剩下讓印記完全『綻放』。
「為了能讓印記早一點『綻放』,我會比任何人更加的珍惜你」
「並不是把你當成『妹妹』,而是當做『新娘』看待」

光熙問你記不記得他曾經問過你『妹妹』跟『重要的人』有什麼不同?
「這個問題的答案就讓我告訴你吧」
「嘴上說想讓對方笑的是『妹妹』,能親自讓對方笑的是『重要的人』,我是這麼想的」

(抱歉,沒能解釋的很好......)
雖然意思很像,但心情上完全不一樣。這點他發現的太晚。
「對你來說可能只是虛有其表的愛,但我對你是真的......」
「不,這等我成為當家主的時候在說吧」
「為了能證明我的這份感情,我絕對會當上華房家的當家主,讓你成為我的新娘」
「所以...到那時候,希望你能把我當成一個『男人』來看待、接受我」
「說笑的...我太獨斷了,不過...」

「我不再迷惘了」

阿阿阿阿阿!!你們兄弟倆搞屁阿!!
為什麼都要留一句重要的話不說!!
我想知道你真正的心情阿~~~
就算不說我也知道,但我還是想聽你說阿287.gif

本來以為光熙是個很難對付的角色,沒想到他這麼溫柔、平易近人。
就算沒有詛咒、印記這些條件,感覺他也能順利成為當家主。
不過,也有可能他的溫柔只針對女主wwwww

光熙真的很愛女主,不管是一開始只把女主當妹妹看待,
或是之後看到女主『發作』想盡辦法要幫他『解脫』,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
這不僅僅只是『喜歡』一個人能做到的事情。
可惜光熙察覺自己心意的時間太晚,如果他能早點察覺自己的心意的話,
我們就能從第二軌一直啪啪啪啪到最後一軌了。

阿,對了...到這張我才想到,女主的『蘋果糖』、『蘋果汁』是否是跟『禁果』有關阿......
蘋果=禁果,吃了蘋果=吃了禁果=抑制發作。所以禁果好好吃,大家多吃一點。
嗯,只是個人想法,不一定正確。

如果你喜歡這篇的話,右下角請給我個拍手鼓勵88ff43180153c3be1e18dcab284a14f2_w48_h48.gif ,謝謝
では、また。 c4538317b08f3c7cf7f0a4ad88d15452_w19_h18.gif

風之弾はじめ 長男好溫柔!

4 Comments

ハヤス  

No title

啊啊啊光熙感覺好棒啊!!!!
是說你這次沒有自搶沙發耶w
鏟沙害我笑好久wwww
休息了一陣子是時候該回來補各種進度了....(明明就是玩刀劍玩過頭)

2015/05/24 (Sun) 11:16 | REPLY |   
熊">

  

Re: No title

熊">

> 啊啊啊光熙感覺好棒啊!!!!
> 是說你這次沒有自搶沙發耶w
> 鏟沙害我笑好久wwww
> 休息了一陣子是時候該回來補各種進度了....(明明就是玩刀劍玩過頭)

因為昨天在噗浪爆發就忘記要搶沙發XD
光熙真的很棒!!!
聽到他要女主握著刀子、自己握著女主握著刀子的手,
然後往自己手腕劃下去....心情超難受!!
你聽就知道,那個應該是衝刺、加速產生的皮膚跟床單發出的摸擦聲,
但是聽起來真的很像鏟沙的聲音XDDDDDDDD

光熙大推,是說第三張也發了,好像也很不錯喔~~~

2015/05/24 (Sun) 12:01 | さん">REPLY |   

Orgive  

No title

尸吊 是什么XDDD
我已经对这个万事万能却不开窍的大哥绝望了……
不仅是节操轨,实际上他一出声我就睡着了……太过安稳
昨晚刚听了全员特典,意外发现了这大哥的另外一面XDD
快看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www

2015/06/08 (Mon) 21:48 | REPLY |   
熊">

  

Re: No title

熊">

> 尸吊 是什么XDDD
> 我已经对这个万事万能却不开窍的大哥绝望了……
> 不仅是节操轨,实际上他一出声我就睡着了……太过安稳
> 昨晚刚听了全员特典,意外发现了这大哥的另外一面XDD
> 快看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www

尸吊就....把它合體你就知道了www
哥哥的聲音真的很好睡,
別說特典,繁臣跟英雅我都還沒找到 orz

2015/06/08 (Mon) 22:28 | さん">REPLY |   

Leave a comment